HE IS ALWAYS WITH ME.


上兩個星期我一直不能集中精神,身心疲累,
內心爭戰不休,理性感性就是不停打著仗,
但同時我又要趕著畫一幅幅好仔細的畫作。
我畫畫時心路向來特別清晰。

為什麼我會這樣呢?真沒用。很討厭沒用的自己。
秋天總是令人悲痛,壓抑。
上年又是這樣,真討厭!

拿壓抑來創作一向是我的拿手好戲。
老香港和老少女也是其衍生品,
是靈感的力保健,創作的巒牛。

啊?
或許......我開始進入另一創作階段了。
哈哈.......

其實有丁丁便夠了。

3 comments:

Helius said...

這張拍得牠好像很大隻呢

Helius said...

你好像忘了還有很多朋友支持你呢!

Stella So said...

哈.....沒有忘記。